集团动态

Group news

我心中的传奇珍酒

2021-11-12

吴向东 2021.11.12

6.jpg


上世纪60年代末,我出生在湖南醴陵,醴陵这个“醴”字,有“曲”和“豆”,还有“酉”做偏旁,本身就是“美酒”的意思,很多朋友都认为我和酒注定有缘分。其实,我是先学喝酒,才开始学卖酒,最近十多年主要在学习酿酒,一转眼在酒行业已经二十五年了。


1996年我开始学着卖白酒,1998年我创立了“金六福”品牌,组建团队把金六福酒卖向了全国。2002年,我开始着手收购一些有历史底蕴的地方酒厂,首家洽谈收购的是湖南邵阳酒厂(后来我将其更名为湖南湘窖酒业有限公司)。这个时候,我就开始关注贵州遵义珍酒厂。因为觉得珍酒厂有底蕴,品牌故事独特,充满了传奇色彩,毛主席、周总理、方毅副总理等都关心过这个厂的创办和发展,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酒业1号工程”。方毅副总理还亲自为珍酒站台举办过产品推广会,还有周恒刚、季克良等行业泰斗级人物都参加过珍酒“85鉴定”会,茅台原厂长郑光先、副总工程师杨仁勉、总酒师张支云等28位专家于1975年,创建了后来根据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方毅题词的“酒中珍品”而取名的“贵州珍酒厂”。


珍酒的故事太吸引人了,此后我就一直关注珍酒的情况。那时候酱酒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酒厂发展情况不尽如人意。2009年8月28日,珍酒厂整体资产挂牌拍卖,我们终于通过竞拍拿下了梦寐以求的珍酒厂。那时酒厂资产也不少,具备2000多吨优质大曲酱香产能规模,要是现在投资,得花5亿多元才能建成;酒厂库存还有700多吨老基酒,最值钱的是一坛1978年茅台酒厂运来的老酒(听说当时茅台酒厂给28位技术专家的“出嫁礼”有7坛茅台酒),还有几坛“85鉴定”老酒,这些都是珍酒厂文物级别的宝贝。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的亲笔书法“酒中珍品——祝贺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鉴定成功”,和他老人家的原声录音带都一起保存下来了;贵州省委原书记周林在鉴定成功后为珍酒题词“周总理夙愿化天香”……这些都是意外收获,让我在如获至宝的同时,深感责任重大,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珍酒厂搞起来。


毛主席在1958年就提出要求,要让全国人民喝上优质好酱酒,这是我们做酒人的使命!“85鉴定”的成功为伟人的夙愿开了个好头,2009年起,这个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中。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通过珍酒收购后十二年不断投入,到2021年重阳节为止,在石子铺老厂区和赵家沟新厂区,我们新投粮的大曲酱香产能达到2.1万吨,珍酒品牌和产品影响力已经跻身酱酒行业前列。


作为在茅台易地试验厂上发展起来的酒企,珍酒跟茅台有着深厚渊源。最近,有一些专家认为“离开茅台镇酿不出茅台酒”,我在一定程度上认同这个观点,即便1985年专家鉴定会上,珍酒与茅台只有2分的区别(专家盲评茅台得分95.2分,珍酒得分93.2)。毕竟位于遵义市汇川区石子铺的珍酒厂跟仁怀市茅台镇的茅台酒厂之间有着百里之距,二者在区位、海拔、气候上还是有一些区别。但是易地试验的成功,以及珍酒数十年的发展与进步,也证明了“即便不在茅台镇,也能酿出高品质的酱香好酒”。


众所周知,珍酒所在的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并没有大江大河。为什么叫汇川呢?是因为这里地下水系发达,地下水汇流成川的意思。汇川地区的地下河,因为地势高,向西南流到五马河,再由五马河在茅台镇上游的双龙口流入赤水河,可以说明珍酒厂和茅台镇是同水系。珍酒厂的海拔比茅台镇高300多米,茅台镇夏天闷热,高温天气持续时间长,这使得茅台酒的酱味会重一点。但是珍酒所在地则拥有独特的“遵义-汇川小气候”,汇川地热资源足、温泉多,白天丰富的地下水容易蒸发到空中,晚上天气转凉,湿热空气遇冷容易形成降雨,所以在6、7、8月份,这里晚上往往会下一场雨,从而形成了湿度高、温度适宜的天气,非常有利于微生物生长聚集,形成理想的酿酒环境,为珍酒的好品质打下了生态环境的好基础。


坚持酿好酒,沿着伟人夙愿指引,未来十年,我们将在汇川区和茅台镇扩建产能,新增就业岗位近3万个,带动本地农民种植有机高粱80万亩,带动上下游产业30余万人就业……每每想到这些数字,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欣慰感!2021年,国家进入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任务时期,我们一定紧跟时代步伐,为人民喝上优质酒,为更多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