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about us
 
企业故事 story
香格里拉F4:我们在葡萄酒“伊甸园”酿造一流美酒
  他们被誉为“香格里拉F4”,平均年龄28岁,一个比一个英武帅气。
  他们远离都市尘埃,远离喧闹,远离家人,在接近天堂的圣地——香格里拉德钦高原酿造葡萄美酒。
  他们说:不是我们选择了香格里拉,而是香格里拉选择了我们。因此,也格外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
  “耕土耕心,酿酒酿人”是他们的信仰,他们坚信在世界一流葡萄酒行列中,“香格里拉”不会再缺席。
 
 
  香格里拉F4:我们在葡萄酒“伊甸园”酿造一流美酒
 
 
  冯健
  1990年2月出生
  祖籍:湖南长沙
  澳洲阿德莱德大学/葡萄栽培与酿酒专业
  岗位:香格里拉酒厂助理酿酒师
 
 
  曹海阔
  1988年11月出生
  祖籍:山东潍坊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葡萄与葡萄酒工程专业
  岗位:酿酒车间主任
 
  
  培布
  1988年7月出生
  祖籍:云南德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葡萄与葡萄酒工程专业
  岗位:助理栽培
 
 
  李达
  1990年6月出生
  祖籍:云南弥勒
  合肥工业大学/
  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
  岗位:助理栽培
 
 
  不是我们选择了香格里拉,而是香格里拉选择了我们
 
  《企业报》:在平均海拔2000米高的香格里拉德钦葡萄园基地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当初为什么会选择香格里拉?
  冯健:做着世界上99%的人都没做过的事,光想想就很带劲。与其问为何选择香格里拉,不如说是香格里拉选择了我,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梅里雪山脚下与藏民一起种葡萄。
  李达:每个人都向往香格里拉,而且是在接近天堂的圣地从事美好的事业,所以,不是我选择了香格里拉,而是香格里拉选择了我。
  培布:我从小生活在这里也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我热爱这片土地,更希望在这藏文化浓郁、自然环境特别的地区种出最好的葡萄,酿出最好的红酒。
  曹海阔:选择香格里拉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也是这个误会让我喜欢上了香格里拉,喜欢上了蓝得透彻的天、简单和谐的人、夜不闭户的生活环境,最重要的是这里有品不完的美酒。
 
  青春只有一次,趁着年轻“躁”起来
 
  《企业报》:在香格里拉工作的这几年里,你们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刻?最难熬的又是什么时刻?是什么让你们坚持留在了这里?
  李达:和团队一起亲手把葡萄酿成新酒、滚橡木桶累瘫在草地上、对着雪山的夕阳品尝新酒……这些时刻都让我特别开心。最难熬的时刻是下午三点买到泡面,小卖铺老板说停电没有开水。之所以能够坚持留在这里,起初是因为这里有迷人的景色,现在是因为我已经喜欢上了这片土地。
  冯健:“志同道合”这四个字已经足以安慰长期在边远山区工作的人,要是再加上藏区、神山和自由这些字眼呢?虚拟的社交网络把大家在现实中的距离拉得很远,但德钦这个地方又让大家重新凑在一起,这种归属感很棒。生活上的自由是以远离亲人、爱人和繁华为代价的,作为30岁不到的小伙儿,有时候思想上难免会挣扎。老实讲,最大的精神力量其实是身边的这一群人,其实大家都挺苦的,但是所有人都跟拧麻绳一样,想做出点东西,因为一辈子只有一次青春,得对它有个交代。
  曹海阔:最开心的时刻,说来其实很简单,懂得满足,每个时刻都是开心的,比如深夜加班后的一次烧烤,再比如当一粒粒葡萄在我们手中变成美酒,当我们的付出没有白费时,开心的时刻就来了。
  培布:最开心的事,是学到的东西能够在现实中得以运用,并将其传授给当地的葡萄种植农户。最难熬的时刻是在东水村没有信号和网络的日子,仿佛与世隔绝。尽管这样,我依然因为信仰坚持留在了这里。
  
做酒永远需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做人亦是如此
 
  《企业报》:香格里拉酒业经营第一责任人吴水林勉励全体香格里拉人“酿酒、酿人、耕土、耕心”,你们是怎么理解的?
  培布:做人要耕心,做酒要酿人。在这几年的洗礼中,我已是一棵能酿出美酒的葡萄树了。
  曹海阔:好酒来自好葡萄,好葡萄来自用心耕种,人耕地、地磨人,两好合一好;人酿酒、酒酿人,葡萄酒是有生命的,人在酿酒过程中虔诚与否,品尝一下他酿的酒就知道了。
  冯健:任何实际的工作都需要精神力量支撑。做酒永远需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做人亦是如此。
  李达:藏族同胞生存完全依靠大山和土地,他们敬畏自然,善待土地,从来不过度索取,葡萄树的生长离不开土地和自然的恩赐,所以我们需要一颗敬畏之心去对待每一片土地和每一棵葡萄树。
 
 
  坚持提升葡萄种植技艺是国产酒的唯一出路
 
  《企业报》:要想香格里拉在世界一流葡萄酒行列中不再缺席,你们认为最应该坚持的东西是什么?你们觉得自己的理想抱负在这里能够实现吗?如果可以,你们将准备怎样实现它?
  冯健:聊这个话题,我们首先需要理解什么是一流的葡萄酒,我心里的答案是惊艳的品质和品牌认同。葡萄酒以葡萄原料立命,葡萄的生长非常挑地方,关于这一点,我相信“敖云”酿酒团队也不会有异议。中国大部分酒厂的硬件已经非常先进甚至超过国外水平,但相对在葡萄园的投入却比较“节约”。我去过欧洲和大洋洲一些顶级葡萄酒产区,优秀的葡萄酒生产商无一例外把自己葡萄田的动物、植物、土壤、气候与葡萄生长关系研究到了极致。我认为坚持提升葡萄种植技艺是国产酒的唯一出路。我希望自己能与同伴一起改变中国在国际葡萄酒舞台上只有站票的局面,让西方通过世界语认识东方葡萄酒。
  李达:坚信我们这里能做出世界一流的葡萄酒,只是需要我们再花些时间和精力去探索挖掘她的潜力。影响葡萄种植的因素太多了,其中气候是不可控的,所以每年葡萄的风味会不一样,在寻找规律的同时摸索出一套成熟的管理方案,并在有限的能力和资源条件下做到最好。
  曹海阔:最应该坚持的东西,我认为是信念,我们有优秀的产区、优秀的团队,通过努力,肯定会酿出一流的葡萄酒。只要我们对香格里拉有认同感,团队不断学习、创新,不断优化酿造工艺,即可酿造出一流的葡萄酒。
  培布:我认为最应该坚持的是真诚,就像藏民对佛教的信仰一样。只要我们真诚地对待每一个人每一件事,相信在世界一流葡萄酒行列中,“香格里拉”不会再缺席。
 
返回 >>
 
 
 
金东集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8-2018 JINDO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