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about us
 
企业故事 story
一坛好酒让90后熊定钊成为“网红”
 
 
  熊定钊
 
  1990年出生,祖籍:四川蒲江
 
  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
 
  现为四川金六福酿酒有限公司酿酒车间主管
 
  2013年7月—2015年9月       四川金六福  酿酒车间工艺技术员
 
  2015年10月至今         四川金六福  酿酒车间主管
 
  为“一坛好酒”站台,是我入职五年来最自豪的事情
 
  《企业报》:通过“金六福•一坛好酒”,你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觉得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
 
  熊定钊:从幕后走到台前,为“金六福•一坛好酒”站台,是我入职公司五年来最自豪的事情!让更多人了解到传统酿酒技艺,让一直很神秘的酿酒技艺能够通俗易懂地呈现在大家面前,是件很让人兴奋和自豪的事情。不过,不管怎样,我始终是一名酿酒人,是金六福酒业、华泽酒业数千名酿酒人中的一员。
 
  毋庸置疑,通过“金六福•一坛好酒”,我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对生产一线操作的要求也更加严格,如何不断完善酿酒工艺,在传统酿造工艺的基础上进行创新,酿出更多更好的酒、更有特点的酒,也是我要不断思考和尝试的所在。今年11月,我们通过与集团质量管理部合作,由四川金六福酒业牵头在集团开展了一个酿酒科研课题研究,涵盖了湘窖、临水、玉泉几家酒厂的酿酒技术力量,课题组目标是利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基本摸清浓香型白酒酿酒过程中各种因素对酿酒结果的影响程度,制定出关键工艺参数的最佳控制条件,酿出更多好酒,培养一批具有扎实理论基础和丰富实践经验的酿酒技术人员。与此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以米香的糖化、酱香的堆积、浓香的窖池、清香的清蒸相结合的复合香型酿造工艺酿造也进入试验收尾阶段,并且已成功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
 
  近一年来,借助自己的流量宣传“金六福•一坛好酒”成为了我的生活日常。通过微信、微博、回校宣讲会的机传,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同学老师都知道了“金六福•一坛好酒”,他们也积极参与到金六福公司举办的各种赠酒活动中,也品尝了“金六福•一坛好酒”的上乘酒质。
 
  有好多人问我这个从未喝过的香型是怎么酿出来的,于是借助专业知识和一线生产经验,我能很详细且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他们讲述这款酒的酿造环境、酿造和陈储过程等环节,这些独特的亮点让大家赞不绝口。
 
  拍摄“一坛好酒”宣传片,让我对酿酒工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企业报》:描述一下当初得知公司找你拍摄“一坛好酒”宣传片时的情形,你认为公司为什么会选中你来参与拍摄?
 
  熊定钊:是一个大大的Surprise(惊喜),但转念间立马感到了一股压力袭来。
 
  因为要面对镜头讲述上千年的酿酒工艺以及“金六福•一坛好酒”核心单品,绝非一件易事,心里一度直打鼓。不过后来脚本和拍摄计划表发到我手里,我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准备时间非常充裕,我做了很多功课,不论是需要讲述的专业问题、语言的表达以及动作和表情等都排练过多次,拍摄时比较顺利,没拍多少条就通过了。这种体验真的很特别,参与拍摄让我对“金六福•一坛好酒”有了别样的体验和认知。
 
  我认为公司之所以确定让我参与拍摄,也许是看中了我有较为扎实的专业知识,能将上千年的酿酒工艺以平实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
 
  此外,我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生产一线工作,积累了一定的酿酒经验,能将一些难以描述的、过去只能通过口传心授的生产经验转变成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述出来,能较为清晰地为消费者讲述咱们的酿造工艺和超级核心单品的特点,所以公司确定了让我参与宣传片的拍摄。
 
 
  把每一件事做到极致,才不会后悔
 
  《企业报》:拍摄宣传片、线下巡回发布会、一坛好酒评测……集团成立这么多年来,你应该是少有的进公司这么短时间就能有这些机会的大学毕业生,这些经历给了你哪些收获和体悟?
 
  熊定钊:作为一线生产人员,让更多人熟悉我们的品牌,喝到我们的产品,知道“崃山下的美酒窝”——邛崃这个产好酒的地方和“金六福•一坛好酒”独特的酿造以及陈储工艺,我们用心酿的酒能得到消费者尤其是亲朋好友的肯定,是我最大的收获与满足。
 
  每当周围的亲朋好友喝到“金六福•一坛好酒”赞不绝口时,我总是乐此不疲地为他们讲述邛崃的酿造环境和酿造历史。
 
  我师傅说过这样一句话——“酿酒要做到每一甑入窖后都问心无愧,因为入窖后所有都已成定局,无法改变,只有在入窖前把控好每一个步骤,才能在入窖后没有遗憾。”
 
  做人也是一样,把每一件事做到极致,才不会后悔。
 
  没有经历过苦修,不足以谈人生
 
  《企业报》:酿酒是一个苦修的过程,你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
 
  熊定钊:酿酒确实辛苦。2013年我刚进公司,被安排到老厂酿酒车间,也就是机械化程度最低的车间,很多在今天已经被机械取代的生产环节依旧需要人去做。
 
  那时候每天重复相同的操作就是我的全部职责。刚开始做这些工作的时候两只手起满了血泡,每天回家睡觉的时候全身酸痛,用“世上三般苦”来形容特别贴切。但是,看到老师傅们几十年如一日地重复着这些工作,再烦琐的步骤也是有条不紊、不抢不慌,虽然累得满头大汗,可干活的热情丝毫未减退,每一次操作都举重若轻、游刃有余。带着好奇和敬佩之心,我跟着老师傅经历了开窖、起糟、拌料、上甑、下甑、摊凉等全部原酒酿造工艺流程,发现酿酒过程的精妙和它拥有的无穷奥秘远大于它带给我体力上的煎熬。
 
  随着时间推移,我也逐渐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劳动,一有闲暇工夫我就去钻研自己感兴趣的地方,从单纯的操作工艺到熟悉工艺、优化工艺、创新工艺,我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
 
  活出真我,才快乐
 
  《企业报》:不少同事在看了你的现场弹唱后,慨叹道:“不会唱歌、弹吉他的90后,不是新一代金东人。”你怎么看?
 
  熊定钊:感谢大家的抬爱!我喜欢听音乐,尤其是摇滚乐,上学的时候听的流派很多,从清新的民谣到优雅迷人的英伦,再到反叛又充满个性的朋克等等都是我的最爱。闲暇之余喜欢弹吉他,和拜识一起排个曲子,交换一下最近的歌单。音乐可以让我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骄不躁,从容自若。活出真我才快乐!
 
返回 >>
 
 
 
金东集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8-2018 JINDO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2983号-1